【名师选修课】诗藏明月魂,卿本谪仙人
发布日期: 2018-12-30 浏览次数:

“痛饮狂歌空度日,飞扬跋扈为谁雄?”唐代是中国诗坛的珠穆朗玛峰,李白则是封顶的一块坚石,伟岸而不可动摇。12月28日晚七点,程韬光老师便带领移通学子走进这诗场英雄-李白的世界,一起仗剑放歌。


天宝元年,李白四十二岁。这是李白最重要的一年。他应诏入京,被召见于金銮殿,命供翰林,开始了自己的仕途。李白是希望自己于政治之上有所作为的。“申管晏之谈,得帝王之术。奋其智能,愿为辅弼,使寰宇大定,海县清一。”而玄宗对李白也格外厚待。程韬光老师讲:“玄宗本身就是个风雅的人,若他是个布衣,定会与李白惺惺相惜。可玄宗是皇帝,李白作为一个才子,是朝廷装点门面的绝佳人选。所以李白便同那些梨园子弟没了区别。”这就注定了李白赐金放还的结局。


高唱着“仰天大笑出门去,我辈岂是蓬篙人” 的李白昂首挺进皇宫。但他毕竟是完全生活在梦中的诗人,梦一旦醒来,留下的就只有失望。他不明白只有诗人屈从政治家,断没有政治家屈从诗人;他不明白唐代的政坛需要的绝不是一个梦化了的诗人,更不是一个不可一世的诗人。于是,他叫喊出“君王虽爱娥眉好,无奈宫中妒杀人”,他呐喊出了“安能催眉折腰事权贵,使我不得开心颜!”梦想的羽翼一次次被无情地伤害,现实的荆棘一寸寸不停地蔓延。是累了还是倦了?他要离去,他已感到身心俱疲,他要回到东鲁家中,沉沉睡会儿,他要静静等待风云际会之时,在一蹴而就,展翅高飞。


这时候李白也遇到了大唐诗坛的另一颗明珠,杜子美!二人相约于终南山问道采药。而李白却于此际间大病三月。倒也是这时,李白写出了《梦游天姥吟留别》这一富有浪漫主义色彩的不朽诗篇。其诗共三百余字,以梦为际,追求自由与光明,不受律束,笔随性至,辉煌流丽。而这便是大唐的壮美,唐诗的韵味。

程老师说:“李白他是‘其翼若垂天之云’的大鹏,不屑于做儒家的信徒;他是‘双晴曜宿,六翮垂云的大鹗’,昂首观宇宙把视野扩大到最大限度。他是云,必须飞到天顶去探测天空的浩渺;他是水,必须奔向大海去扬起海上的狂涛。”于是他“仗剑去国,辞亲远游”用超然物外的态度来对待生活中的一切哀苦。


生活的超然使他耐得住身为百姓的凡,受得住皇帝召见的喜,挺得住无情流放的悲。诗格的超然使他写得出岑参、高适大气磅礴的边塞诗“明月出天山,苍茫云海间,长风几万里,吹度玉门关。”写得出王维恬静优美的山水诗“对酒不觉暝,落花盈成衣。醉起步溪月,鸟还人亦稀。”写得出孟浩然写意田园的田园诗“跪进雕胡饭,月光明专盘。令人惭漂母,三谢不能餐。”这更促使他吟出独绝古今,无人匹敌的《将进酒》。

“我本楚狂人,凤歌笑孔丘。”纵观李白一生,他是天上星,亦是地上英。他的一生不是一帆风顺的,期间起起落落,几经跌宕。程韬光老师便借此告诫大家,没有谁是一帆风顺的,所有的东西都是力量的加持,当我们的心有力量时,我们才能更好的适应这个社会。做一个“入世之人”,追求人生,回报社会。而这门唐诗美学看起来是“无用学”,但其实正是这“无用学”无形之间加固我们的精神力量,以唐诗之美,塑中华风骨!


(名师课堂办公室供稿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