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名家大讲坛】悲凉之雾,遍被华林——孙伟科《家族悲剧:贾府的兴亡之变》

2022年03月31日 15:28  点击:[]

“草木也知愁,韶华竟白头,叹今生谁舍谁收?嫁与东风春不管,凭尔去,忍淹留。”《红楼梦》借儿女之情写兴亡之变,整部小说弥漫着一种末世氛围,所谓一代不如一代,后继无人是也。3月29日晚7点,文化移通开展线上研讨课,通过中国艺术研究院红楼梦研究所副所长孙伟科教授的《家族悲剧:贾府的兴亡之变》一课,师生一睹到了曹雪芹所呈现的文学魅力。


《红楼梦》这部文学作品,首先是一场爱情婚姻的悲剧,明末清初的每一部小说都反应了那个时代的社会背景,都是为了历史而存在,其讨论最多的其实不是儿女情长,而是一个家族的兴亡之变。孙伟科教授举例:井冈山时期,贺子珍和毛主席谈话时说到自己喜欢读《三国演义》和《水浒传》,而不喜欢读《红楼梦》,她认为《红楼梦》里都是儿女缠绵,哭哭啼啼的事,感觉没有意思。毛主席当场就反驳她:“你这样看《红楼梦》可不对,这是一本难得的好书!《红楼梦》里可是包含着中国历史,还有我国社会运转规律,我看你一定没有仔细读这本书,你要重读一遍。”当时中国共产党正在领导土地革命,毛主席以这样的观点读《红楼梦》,确实与中国社会紧密结合起来了。


孙伟科教授以贾府为例,从三个角度分析了贾府兴亡之变的原因。道德上,因为宁府堕落,儿孙一代不如一代导致家族后继无人,宁荣二公在马上“得天下”,建立起贾府的基业,他们的下一代雄风犹存,尚可以守成,但到了殃在的第三代即“文”字辈,已经退化为昏庸无能的一辈。贾敬一心烧丹炼汞,贾赦则是个老色鬼,唯独贾政风声清肃,却庸碌古板,不能庶务。至于第四代,即玉字辈的贾珍贾琏贾环,以及第五代草字辈的贾蓉等,则是堕落为一群聚赌嫖娼、淫欲放纵到乱伦地步的“畜牲”。由这些败家子来继承家业,贾府必将一败涂地。


从经济上分析,就是贾府的生活太过奢靡。一个对贾府来说平常的螃蟹宴,便须花费二十多两银子,刘姥姥叹道:“这一顿钱够我们庄家人过一年了”。然而这只不过是日常饮食起居所需,若是碰到婚丧喜庆大典,贾府就更加恣意挥霍了。宁国府为秦可卿买一棺材,即便“拿一千两银子来只怕也没处买去”。不仅如此,作为荣国府大管家,王熙凤更是利用职务之便,监守自盗、贪污公款,助长奢侈浮华的风气,对下欺压盘剥、克扣月银、放高利贷。花钱像流水一样,进项却越来越少,而且长期寄生的生活,使他们像一群废物、一群寄生虫那样地生活。他们只知道穷奢极欲、吃喝玩乐、养尊处优,而没有任何人在考虑生计,只考虑自己的利欲和支出祖上的积蓄。为此,贾府常年入不敷出,这便是贾府衰败的经济原因。从法律角度说,贾府所展示的王府斗争不过是政治斗争的化身,再加上贾府强娶买卖妇女以及两条命案,这导致了贾府被抄家的结果。


《红楼梦》通过写一个家族从而展现出中国文化的一个很重要的概念——兴亡,这是政治概念,是社会概念,是历史概念,乃至于它也是文学概念。中国几千年的历史当中,有过那么多的改朝换代,有过那么多的战乱,有过那么多的天灾人祸,世人从历史上已经看惯了一个朝代的兴起和灭亡。因此《红楼梦》便脱颖而出。




图文:邓钰琳 廖月

(名师课堂办公室)

上一条:【教研活动】同台展风采,齐心共成长——大数据与计算机科学学院软件工程教研室青年教师教学比赛初赛 下一条:1007期|书院印象:在科幻中探讨生命之谜——记行者书院群“科幻·科学”知识探究课堂活动

关闭